相关文章

合肥7000万建出租车叫车平台 遇冷后财政补贴运营?

来源网址:http://www.hfhqjy.com/

合肥市近日发布出租车深化改革指导意见和网约车经营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其中提出,鼓励巡游车通过电信、互联网等电召服务方式提供运营服务,推广使用全国统一的95128电召服务电话和“新安通”等巡游车召车软件。

但近日有公开报道称,“新安通”上线近一年来严重遇冷,有出租车司机只用该软件接过一单生意,随即还被取消,该报道还称不少合肥市民不知“新安通”为何物。

“甚至连出租车司机都不喜欢这款软件,因为司机每月要付100元使用费。”一名合肥市知情人士说。

一份公开文件显示,包括“新安通”在内的合肥市出租车电召中心“原收费服务方式已经不可行”。合肥市交通运输管理处建议将该系统运营维护的经费纳入年度财政预算。

“说实话, 新安通 就是个摆设,基本没什么用。”一名合肥市出租车司机说,装在车里的终端一个星期甚至一个月都响不了一次。倒是有些司机每天能通过滴滴平台接十几单。

“新安通”于2015年12月上线,是合肥市运管处由安徽云联城市交通信息有限公司投资建设的“合肥市出租汽车服务管理信息系统”的一部分,后者项目总投资约7193万元。

这套系统包括卫星定位、车内显示屏、分段计费计价器、智能顶灯、车内外监控、一卡通刷卡器、多媒体终端主机等设备,可以实现乘客网络约车,以及合乘乘客分别计价。

10月25日晚上,记者在“新安通”软件上将手机定位在合肥市某商业区,看到软件显示附近有多量出租车运营,并在5分钟内叫到了车。

“新安通”上并不缺少出租车供应,“这是因为合肥全市出租车被强制安装了这个软件。”合肥当地知情人士介绍。官方文件亦显示,截至今年9月,合肥市全部7家出租车公司9402辆车已全部使用“新安通”。

公开报道称,2014年的官方公开资料显示,该项目以“政府监管,市场化运作,第三方投资运维”为建设指导思想,达到政府和投资方“共赢”目标。

工商资料显示,投资建设“新安通”的安徽云联城市交通信息有限公司(下称“云联公司”)是一家民营公司,该公司网站显示公司办公地址为合肥市交管处6楼。

公开的中标公示也显示,“合肥市出租汽车服务管理信息系统”服务费为“每月每车壹佰元整”。“相关部门曾表示绝不向出租车司机收取这些费用,而是向出租车公司收取,但出租车公司无疑可能会向司机转移这部分成本。”上述人士说。

10月26日,合肥市运管处处长陈剑波和云联公司一名负责人都拒绝向记者回应“新安通”是否遇冷。

但官方文件并未掩饰。今年9月26日,合肥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网站上发布了一份政府采购征求意见公示,采购内容为合肥市运管处电召中心运维服务(“新安通”亦纳入电召中心日常管理)。

该公示写到:由于目前传统巡游出租车行业受到“滴滴”、“优步”、“易道”(编者注:原文如此,应为“易到”)、“神州出行”等网络约租车的巨大冲击,其通过巨额补贴等非正常手段,对整个出租车市场空间进行积压,也影响到我市出租车电召服务的正常开展。

值得注意的是,这份公示明确写到,“电召中心原收费服务方式已经不可行。”理由是“当前 滴滴 、 优步 等打车软件以免费、补贴等方式违规提供互联网约车服务,对出租汽车市场秩序冲击极大。”

公示因此提出,“建议市国资委、市财政局对电召中心运营服务按照有关规定立项审核采购,项目经费纳入年度财政预算。”

这与财政对出租车的燃油补贴不完全相同。中央财政对出租汽车经营者给予临时油价补贴,有财政部、交通运输部发布的《城乡道路客运成品油价格补助专项资金管理办法》作为明确依据。

该公示罗列的法律法规依据为《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规定》、《交通运输部关于做好95128出租汽车约车服务号码开通实施工作的通知》,但其中并未有出租车电召中心运营维护可由财政出资的明确依据。

安徽大学教授徐超是这份征求意见的专家论证组组长,他在10月26日告诉记者,论证组只负责论证技术的可行性,至于政府补贴由相关部门决策。但公示的论证组名单中却包括一名律师,该律所网站新闻稿介绍,该所律师方达夫参加了这次论证会,而专家的论证“充分保证符合各方需求及法律规定。”

方达夫本人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这份征求意见公示已于9月30日结束,合肥市运管处处长陈剑波也拒绝对此进行回应,只是称近期会举行出租车和网约车政策的发布会。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执行院长傅蔚冈认为这种纳入财政预算的方式并不合理,“就好比滴滴的亏损同样不能由财政部门 埋单 。”

但也有不同看法,“出租车目前的定位不再是公共交通的组成部分,而是公共交通的补充,从这个角度看政府财政支持出租车电召中心运营的确依据不足。但出租车改革指导意见又提出推动推动出租车行业转型升级,政府支持出租车又有一定道理。”东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顾大松说。

“我对这些地方版叫车软件的市场前景并不看好,因为它们无法实现互联网平台产品的规模效益。”傅蔚冈说。